企业团建网

当抢票软件升级演变成“竞价排名”, 我们却掉进了“囚徒困境”的陷阱!

乔头堡 2022-01-17 07:49:47

2013年,当你在12306上苦苦刷票无果之后,通过抢票软件轻松的免费抢到春节的车票。这是一个“抢票神话”的故事。


2019年,你在系统默认加价40元抢票、购买了40个加油包、系统显示抢票成功率99%之后,却接连经历了4天的抢票失败。


迷信“抢票软件”神话的你,不禁问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我加价还不够高吗?


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了。“抢票软件”并没有改变出行的供需平衡,它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打乱排队购票的概率平衡关系,“技术插队”。



当第一批少量用户“个别插队”的大获成功之后,他们作为分子的成功经验不胫而走,市场推动了普通用户向抢票软件用户的过渡


当所有抢票软件用户都来“插队”时,原有的“抢票概率”分配失灵了。因为抢票软件用户不仅做了分子,而且也做了分母。这时候的“插队”已经不是“插队”了,而是“重新排队”。


所有的排队购票,都有“秩序维护员”。


以前的“秩序维护员”是铁总,而现在的“秩序维护员”是“抢票软件”行业巨头和网络黄牛。


以前的“抢票秩序”是概率论,现在的“抢票秩序”似乎演变成了“竞价排名”。


消费者的加价幅度,似乎变成了一场永远摸不到底的“陷阱”。


这是一个千亿蓝海市场。


2010年,你登录12306可能会买不到票,抱怨一下自己命不好,买到票“海底捞”刷一顿火锅犒劳自己。


2018年,你登录“抢票软件”可能会买不到票,你怀疑自己加钱不够,你怀疑自己没有到朋友圈分享领取“加速包”,你很烦躁、不开心。买到票,你付出了50元的代价但是也很高兴,摸了一下兜去“呷哺”涮了个锅。


我们知道,铁总的票是一定的,供需关系未变。


假设市场没有出现抢票软件,大家登陆12306抢票,概率是一致的。市场都在用抢票软件,加价50元超级VIP,抢到票的概率也是一致的。


区别在于,当市场都使用抢票软件后,每个抢到票的人,都要付给“抢票软件”行业巨头50元VIP包。


让我想起来了那个老掉牙的算命先生的故事。算命的老先生发明了一个算命“生男生女”的生意,如果算得准就收费,算得不准就免费。


算命的老先生赚的盆满钵满。不是因为他算得准,而是因为总有一半人会给他交费。


这是一个上“百亿”的生意。这是一个“千亿”的蓝海市场!


也是中国独特互联网,创造出来的“需求”。

 


01

“故事起源”

 


1955年,蒂姆·伯纳斯·李爵士诞生。35年后,他在日内瓦的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里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并免费把万维网的构想推广到全世界。这就是“互联网之父”,之一。


1905年9月,詹天佑作为总工程师主持修建中国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全长约200公里,是中国首条不使用外国资金及人员,由中国人自行设计、投入营运的铁路。詹天佑,拉开了中国铁路运输行业的帷幕。


太古时期,有一种凶猛的怪兽“夕”,形貌恐怖、生性凶残,专食飞禽走兽、鳞介虫豸,人们谈“夕”色变。后来,上天派来了一位叫做“年”的神童,用红绸和放在火中烧得劈啪作响的竹竿消灭了夕兽,自此就有了红对联、红鞭炮的“过年”习俗。这是众多“过年”传说,之一。


“两人一兽”的毫无关联的事情,放在一起化学反应生成了当今社会一个重大的课题。


“2019年春节过年,你在网上抢到回家的火车票了吗?”



2010年,12306网站开通运营,用户可以通过网络渠道购买火车票。这一年,暂称为“互联网购票元年”。


然而,铁总推出的这项利民政策广受网民欢迎的同时,也迎来了一个被广大网友“诟病”的顽疾,网络在抢票瞬间所带来的巨大流量导致的系统卡机。


虽然铁总推出的不同的列车在不同的时间发售,夜间11:00-凌晨6点停止发售,显然一天17个小时错峰发票时间,并不能挽救这个系统的BUG。


2011年,各大网站的抢票软件开始出现,在社会和铁总打击黄牛的大环境下,抢票软件和其附加服务,开始颠覆这个传统的“黄牛行业”。


这一年,抢票软件还没有收费,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才刚开始进入爆炸式增长的年代。在过年“抢票难”的攻坚战下,打着“免费”幌子的软件开发商,简直是送给了第一批使用者“整支美械军队装备”。


在国内普通用户抢票这个小米加步枪的领域,“抢票软件”简直就是所向披靡,初尝到甜头的网民成为坚定的“拥护者”。


软件开发商首站告捷,迅速积累并绑架一批“拥护者”给自己站台。这批代表互联网发声的“既得利益者”,为日后抢票软件避免掐死在襁褓之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2013年,新兴的抢票市场挤压普通用户,开始引发宏大的争议。不少网友开始表示抢票软件的“不公平”,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技术插队,会让老实上网的人,购票变得难上加难。



同时也有人提出,相比农民工,熟谙网络知识的学生、白领阶层拥有“先天优势”,农民工成为购票弱势群体。


《法制日报》指出,现在的网络购票对于不会上网的、上网难的、要花钱上网的人是不公平的,由于大家的经济背景、学历背景都不一样。一些措施的出台,必须要考虑周全,必须把一些特殊人群的利益考虑在内。


12306网站也在首页醒目位置提醒:“截至目前,没有授权其他网站开发类似服务业务,敬请恢弘用户注意。


在12306和官方媒体准备制裁抢票软件的同时,更多的科技人士支持抢票软件的行为。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表示,有人说买票软件网民才会用,民工不会用,导致社会不公平,所以违法。若这也算违法,那以后是否民航局制止用去哪儿买票、,、?若要照顾民工,,线上线下做分配。


互联网阐明人士胡延平、搜狗浏览器负责人杨洪涛等人纷纷为抢票软件发声,“试图阻拦科技进步给人们带来的便利,就是耍流氓;科技没有带来不公正,重要的是公开透明、完善的游戏规则”。


:打着公平旗号叫停刷票插件,未必能一劳永逸。插件来了,对不用插件的人不公平,那12306开通,对不会上网订票的人可算公平?花数亿元打造12306,为何被不同商家搞出相似插件?打铁还须自身硬。反制插件,须提高自身服务能力。


最令铁总头疼的是,抢票软件利用技术手段在铁路公司的12306官网上帮助用户购买火车票,而不是提前购入火车票再加价转手卖给用户。其推出的“抢票加速包”并非囤票倒卖,本身不属于违法行为,与“黄牛党”有着本质区别,无法贴上“穿了互联网马甲的黄牛党”标签。



抢票软件讨巧的设计,,在联合工信部叫停软件开发失败之后,无法直接“战略叫停”抢票软件的铁路总公司,便开始了与各大网站抢票软件的八年战争。


铁总为了打赢战争,主要采取了两个措施:第一,各地铁路局也都在力争将现有的热门线路延长区段,或是通过增开热门线路列车,来解决乘车难问题,企图解决供需关系。第二,通过网站升级引入云数据库、推出图片验证码、访问次数异常自动踢出账号、慢速抢票等与抢票软件大军顽强的斗争。


在软件领域不太擅长的政府军,在专业软件开发商面前,除了死守的底线(即使第三方软件购票,也需要登录12306账号的授权),其他方面似乎是节节溃败。


网曝投资金额5个亿的12306系统,一度被网友调侃为“找你妹”、“连连看”,用户体验感不断的下降。



2013—2018年,随着网购抢票的蛋糕越来越大,不断有大的行业巨头参与这场“抢票战争”,先是浏览器大军的插件抢票,紧接着是抢票APP的手机软件横插市场,并开启付费抢票商业盈利模式。


“免费获取用户,再推出附加服务”的互联网营销理论似乎无往不胜,“薅羊毛”的花式营销手段貌似攻无不克。在一轮轮抢票加速、助力小程序无群不入,VIP增值包等营销套餐层出不穷之后,99%的预估抢票成功率,刺激着每一个抢票人的神经。


在预付车票、购买50个加速包同时开启3个抢票软件没抢到票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了8年前。


这让我想起了,互联网时代那句箴言:“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02

“抢票软件”

 

2012年,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带特殊插件的浏览器,简捷且高效的“春节抢票”神器。推出抢票神器的“巨头”,就是当时市场份额占比不足1%的猎豹浏览器。


作为金山网络旗下的业务板块,浏览器能够给搜索引擎带来流量和收入,通过浏览器来驱动搜索引擎走产品带搜索的路子,最终可以突破百度的防线。猎豹浏览器成为金山网络实现变现收入、突围的重要方向。


猎豹浏览器在推出“春运抢票版”加入特殊插件浏览器后,曝光度和用户安装率方面大幅提升,频频在央视等节目亮相。对于金山来说,这可能是猎豹浏览器为数不多翻身之战的机会。


在猎豹浏览器上线后,2013年,火狐、360、搜狗和傲游等浏览器一股脑针对铁路春运推出了抢票插件。用户浏览器安装这些插件后,可以使用“一键托管”功能,系统后台会不停刷新12306网站,以提高订票成功率。


当市面上大量流传着具有的抢票功能的插件后,一键托管的后台自动刷单,客观上讲增加了12306网站的瞬间点击量,甚至一度造成12306服务器堵塞。



,导致12306服务器负载加大及客户信息泄露等问题。


2013年1月18日,,网传工信部下达通知,要求360、搜狗、金山猎豹、傲游等浏览器停用抢票插件,金山猎豹、。


针对工信部对抢票软件被封杀时间,各大浏览器厂商一致的持否定意见。金山网络内部人士指出,工信部叫停抢票软件传闻背后必定有人捣鬼,竞争对手是借助工信部叫停抢票软件转移猎豹的风头。


然而,虽然针对封杀事件浏览器厂商嘴很硬,但是身体很诚实。约谈事件后,各大浏览器厂商明确对外宣称,“将对抢票技术进行大量优化,在抢票成功率提升的同时,大大减轻对12306服务器的负载”。


经过铁总与互联网公司的首次较量之后,抢票软件开始逐渐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开始进入快速道发展。12306网站与抢票软件开始长达数年的软件升级“军备竞赛”,也逐渐拉开了帷幕。


2016年,360作为互联网行业大名鼎鼎的颠覆者,在“免费获取用户,再推出附加服务”的核心思想,软件首次推出“360抢票三代”,并将战火由PC端烧至移动端,主打“手机+电脑立体抢票,自动填写、零步抢票,座席随您定,提前一天提醒购票”等服务,并推出了“300元购票基金”的噱头。


同期,市场上主流的四大抢票软件分别为360抢票王三代、12306抢票软件(360开发)、猎豹抢票浏览器和百度抢票浏览器。


四大抢票软件独占两席的360浏览器,凭借抢票软件的突出表现,360浏览器移动端21天就打破国内浏览器使用率增长记录,拿下 3000 多万的新增用户,手机浏览器市场打败了谷歌,首次挤进了排行榜前四。


在12306和插件领域的浏览器软件死磕时,新的一波抢票软件此时已杀出重围,开始闪耀光环。这就是PC端用户逐渐衰弱之后,移动端新涌现的网络新贵,APP抢票软件。


APP抢票软件彻底颠覆了浏览器厂商的免费模式,在浏览器厂商“合法化外衣”的底子上,借着民众反抗情绪“温水煮青蛙”的麻木效应,“加速包”收费商业模式正式上线。



2015年7月22日,携程斥资近1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广州蒜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运营了两个APP,“智行火车票”和“订票助手”。


2016年,被携程收购的智行火车票进入了发展的快速道,并推出了“抢票加速包”和“助力抢票”等营销手段,抢票加速、助力小程序无群不入的特性为“智行火车票”的传播带来了爆炸式增长。


自此,“智行火车票”开始占据抢票软件榜首,傲视群雄。抢票软件前三甲排行榜智行、高铁管家、铁友三家公司,两家落入了旅游巨头携程的囊中。


而作为高铁管家的拥有者,深圳市活力天汇科技有限公司,其旗下运营的高铁管家、航班管家、鹰漠旅行三款App总下载量名列第一,成为抢票界最大的黑马。


抢票作为一个小小的入口,却能撬动巨大的流量和用户,并反哺其他业务,火车票背后的产业链如旅游、住宿、专车服务等行业,更是不容小觑。单火车票背后的经济账也日益明显,一条规模高达千亿的春运抢票产业链已形成。


PC端没落的浏览器厂商逐渐回过味来,纷纷寻找在线旅游巨头进行合作。QQ浏览器搭上了途牛,被阿里收入麾下的UC浏览器接入了淘宝, 360在PC端升级为“360抢票王七代”的同时,也抱紧了携程的大腿。


这样一个巨大的行业,业务的核心却仅聚焦两处,一是放票秒点,抢票软件可以“以毫秒级”刷票,专业软件识别“二维码”,瞬间购票数千张,进而盈利;二是随时监控余票情况,一旦有人退票/改签,马上购买,从而达到抢票目的。


简单的工作原理,毫无障碍的门槛,一本万利的生意,众多的“互联网巨头”纷纷入门,希望能分一杯羹。


在各大巨头的抱团取暖时,新一轮厮杀即将来临,网易、携程、去哪儿、美团、飞猪、同程、京东等等行业巨头已纷纷杀入。


最终,我们还为自己免费吃过的午餐,买单。

 


03

“用户体验”


 

或许,我们从来没想到过,抢票竟然会演变成了一场“囚徒困境”。


2019年的某一天,当你动员了弟弟、闺蜜和男票抢一张30天后北京至沈阳的火车票。


为了这一战,你购买了x行50元VIP套餐并预付车费,分享到微信群里发红包30元收获50个加速包,当你看到击败全国99%的用户时,你在想要不要在花30元购买加速包,击败全国99.9%的用户。


为了这一战,你老弟购买了X友的VIP套餐,闺蜜购买了XX管家的套餐。你男票购买了X哪儿的40元加速包,你不放心逼着他把助力小程序的链接放到了工作群中,秒杀那一刻,你让他打开手机软件静待着秒杀成功。


10分钟过后,抢票软件还在显示拼命的抢,而第3分钟时进入12306的官网时,余票显示已经卖光了。



或许,你不知道,12306软件每一次的系统更新,已经将你的抢票软件屏蔽,而这边的界面还在显示拼命的抢票中。


20分钟过后,你看着击败了全国99.9%的用户的所谓“大数据”,你不抱希望了。甚至,你在想,是不是因为别人加钱比我多。


或许,你不知道。根据媒体调查显示,抢票加速包所提高的只是“名义抢票速度”,“实际抢票速度”并未提高,抢票成功率根本无法保证,你打败的只是其他“收费用户”。


1天过后,你看着手机软件40983次的刷票记录你心里默默的念叨。如果昨天我加100元,会不会成功。


或许,你不知道,你软件的40983次刷新,除了对12306网站的负荷增大之外,全是无用功。


或许,你不知道,很多人并不是像你这样的懂抢票软件,而被抢票软件强制隐蔽收费而不自知,想取消抢票却找不到退款按钮,预付款一直挂在抢票软件账上而无可奈何。你不知道,挂在账上的这些预付款到底去哪儿了?


2018年4月,四川乐山市民李枚状告“智行火车票”没有“明码标价”,侵犯其知情权,经乐山市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其败诉,又上诉后被驳回上诉。



2019年1月1日,媒体报道大部分抢票加速包默认勾选隐蔽收费。


或许,你不知道,有一天你购票的网络信息被廉价的卖给第三方数据,而你越来越多的接到“精准打击”的诈骗电话。


2018年12月28日,网传有人利用互联网贩卖疑似12306铁路订票网站的用户数据,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经查,一网络用户在网上贩卖疑似12306铁路订票网站的用户数据,包含60余万条用户注册信息和410余万条铁路乘客信息。


或许,你不知道,有很多人在焦急的寻找客服电话无果后,自行百度抢票软件客服电话后,却搜到了诈骗电话的号码。


2016年,一心想要退改票的罗女士百度到了诈骗电话,诈骗分子引导她去了ATM机上,插入银行卡后跟着人工提示操作。直到罗女士收到了银行转账短信提示后,才意识到已经跌入了圈套。


… …


这些年,我们看到了铁总在努力,,在被网友诟病的“找你妹”验证码、承受巨大“抢票软件”卡机之后,引入了“阿里云”数据分流、验证码“控制在5%~10%以内”。


2019年,更是推出了“候补购票”功能,旅客在12306平台登记购票信息支付预购票资金后,如有余票、退票,12306系统将自动为其购票。


中国铁路普速客运自95年以来,从未调整过票价体系。


当有一天“抢票软件”盛行时,票却“涨价”了。



票价并没有继续投入铁路建设,而是进了软件公司的腰包。


当我们在“网络”上投机取巧寻找后门插队时,不成会想到最后变成案板上的生肉。


当抢票软件从当初的免费网页,到APP的“收费加速包”,我们“温水煮青蛙”的麻木了。抢票的科技不知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


你想花钱打败别人的时候,发现对方也这么想,你们陷入了“囚徒困境”。到底加价多少合适,你们说了不算,“抢票软件”说了才对。


是我们把市场“秩序维护员”送给了“抢票软件”行业巨头,是我们把铁总当初“抢票秩序”概率论的公平,演变成了“竞价排名”。


当有一天,我们的加价不是50,变成了500,你还参与这场“竞价排名”的狂欢吗?

 


04

“我有一个梦想”



当有一天,抢票软件不再有“付费加速包”


我们不再因为加价的“囚徒困境”,而纠结、暴躁、焦虑,徒添烦恼!


当有一天,我们重新享受到铁总“抢票秩序”的概率论


我们抢到票时,欢呼着唰个火锅;抢不到票时,冷静的选择其他的出行方式!


当有一天,过节出行的“供需平衡”解决


我们不在为出行抢票而发愁,不在为回家过节没票而烦恼!


当有一天,我们不需要这个行业了,这个行业会消失吗?


就像互联网时代那句家喻户晓的话,“时代抛弃一个行业,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动一动您的手,说出我们的心声。如果这是一个“创造出来的需求”,那么让我们传播文章消灭这个需求,一起投票吧!

        

Copyright © 企业团建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