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团建网

美团点评王兴:互联网的下半场,宜上天、入地、全球化

全球客家名人堂 2022-08-10 07:17:43


本篇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韩江论坛”(微信号:hjforum)的“韩江人物志”专栏。韩江流域,是人文渊薮之地,是名副其实的财富巨子故乡传奇,众多闽潮客精英从这里走出

本篇讲述的是美团网的创始人、美团点评的CEO王兴。王兴生于福建龙岩,负笈于清华和硅谷,从2003年博士未毕业就回国,开始连续创业。一开始屡败屡战,在著名的校内网、海内网、饭否网项目收兵之后,2010年美团网诞生,并在“千团大战”的厮杀中崛起。2014年,王兴入围2014年度华人经济领袖。美团网在2015年11月与大众点评网合并,2016年全年交易额2400亿人民币,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2017年10月19日,独角兽美团点评宣布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300亿美元,用王兴的话说,美团点评已进入“社会企业阶段。

兴起于龙岩

迈入“新大航海时代

王兴,1979年生于福建龙岩新罗区。龙岩位于韩江的北源——汀江流域,汀江因贯穿闽西客家地区被誉为“客家母亲河”。龙岩地处闽西内陆,作为客家祖地,龙岩有深厚的人文底蕴、崇文重教且耐苦敢闯的客家文化,王兴就读的龙岩一中,就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但龙岩素来“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多、路陡、地少、人淳朴,过去在经济上远不如两百余里外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

古代泉州通过海洋与世界大航海时代相连接,如今龙岩兴起了一批网络新锐,开始纵横互联网海洋,掀起了“新大航海时代”。龙岩互联网帮,简单列个创客谱:王兴(美团)、张一鸣(今日头条)、方三文(雪球)、熊新翔(易极付)、熊俊(同步网络)、洪云峰(北京兆信)、陈远河(请他教)、卢维兴(淘宝营销)、王国春(正益无线)、郑伟杰(南京魔格)、林斌伟(十点读书)……2015年《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中,王兴、张一鸣、方三文等龙岩人赫然在列。

王兴从小家境优渥却毫无习气,父亲王苗是龙岩闽福建材的董事兼总经理,也是龙岩凯盛地产的董事长。闽福是一个投资6亿元、年产200万吨水泥的现代化水泥厂,王苗是大股东,从龙岩到永定的多座桥梁所用水泥,都出自该厂。王苗对子女教育宽松民主,夙愿是希望子女为国家搞科研,他在龙岩最早一批购买电脑。王兴从小笃信“科技改变世界”,小学时接触无线电,高中时通过拨号登录广州BBS,接触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感觉“整个世界就在自己指尖上”。1997年,王兴从龙岩一中报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

杨锦方、穆荣均、王慧文、王兴在清华分享创业经验


1997年在清华入学作自我介绍时,王兴说了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被同学嘲笑“特二”;2017年王兴说“当时确实这么想的,直到现在也是这么想的。”王兴大学期间对Linux和计算机网络最为好奇,花了大量时间研究。他从大一就加入清华大学学生科技创业者协会,会长杨锦方后来成为王兴团队的重要成员。1998年,协会举办亚洲首届商业计划大赛,王兴负责派发海报,刷了四千多份海报,使得当年的创业大赛,火遍京城高校圈,次年走向全国成为“挑战杯”创业大赛。2001年从清华毕业后,王兴拿全额奖学金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读博,师从首位获MIT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大陆学者——高光荣。

从校内到饭否

社交领域的创业探索本身就“很有趣”

2003 年底,在美求学的王兴给五位同学(慕岩、杨锦方等人)发了一封邮件:“这是改变信息传播的巨大机会。”

2011年他回忆说:“信息技术是改变世界的重大力量,其中信息传输是IT非常核心的东西。信息传输历史最大层面的变化,一个是活字印刷,另一个就是互联网。在我读书的时候,信息传输硬件建网过程基本完成,宽带普及、无线宽带普及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那么将来能最大程度影响信息传输的,就是硬件网络之上的人际关系、社交网络。这些也是基础架构,将从最根本上改变信息的流动。这就是03年底我对SNS非常激动的原因。因为传输的信息类型不一样,在社交网络的基础架构上会产生不同的应用。”

基于这种对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产业本质的认识和预见,2003年的圣诞节,王兴中止学业,带着明确的创业计划登机回国,与同学王慧文、赖斌强创办社交网站。看到SNS网站friendster.com在美国的成功和这种模式在国内的空白,他前后创立了好几个SNS网站:基于六度空间社交理论的“多多友”、方便海外游子给父母分享照片的“游子图”等。

05年初王兴瞄准大学生群体做校内网,仅几个月前,扎克伯格刚在哈佛大学宿舍里搞出了Facebook。校内在06年成为最大的中文社交网络,但用户越多消耗越大,因融资失败,王兴不得不以200万美元将校内网卖给千橡集团的陈一舟。陈一舟将校内网改为人人网并成功上市,享尽资本风光。

2007年5月,王兴推出微博客“饭否”,仅半年前,Twitter刚刚在美国面世。2009年7月饭否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微博,被政府强行关闭。07年11月,王兴推出海内网,把社交网络从学生向白领群体拓展,几个月后,陈一舟的开心网面世,开心网凭借社交+媒体的产品理念一炮打响。09年7月,海内受饭否服务器牵连,也被关闭,从此消失。这些经历让王兴意识到,“光有企业家精神还不够,你还要学会跟人沟通和容忍。”

如此,王兴马不停蹄地连续创业,做过输入法、短网址、社交网站,甚至地图。在他的手上诞生了中国第一家类Facebook的校园社交网站、第一家类Twitter的饭否网。2010年,又诞生了第一家类 Groupon的美团网。

红杉资本的孙谦先生曾谈及王兴为何先知先觉,“第一,他非常聪明;第二,他对互联网有很强的好奇心;第三,他对互联网比较敏感,他在里面浸泡的时间很长,从2000年就非常着迷,看各种新公司、商业模式。眼界和教育、生活经历相关,家庭环境和所处的区域环境及游历体验,会对一个人的眼界,观点产生巨大的影响。他是一个极度自信,又颇具耐心和隐忍力的CEO。”

千团大战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在加速的”

关于互联网应用,王兴总结了一个“四纵三横”方法论。按互联网用户需求发展方向,形成“四纵”,按发展顺序包括娱乐、信息、通信、商务。按互联网技术变革方向形成“三横”,按发展顺序包括搜索、互动(社交网络),移动(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等。“四纵”和“三横”交叉形成组合,每隔几年就会有一个大的技术变革落入组合内,互联网的前15年,就遇到了搜索、互动(社交)、移动这三大技术变革浪潮。当一个新技术浪潮出现时,在“四纵三横”的交汇处,就会出现创业者的进入机会。

王兴说,做校内,饭否,我们是修路(社交媒体)的,后来路已经存在了,微博、QQ等媒体已经有了,我们就做美团,好比做路上的运输车队。结合他的方法论,就是将“四纵“商务”和“三横”中的“移动”相结合。

2010年,王兴仿照Groupon,创立了中国第一家团购网——美团网,目的是“连接人和商务”。美团在第一年快速在全国(包括二三四线城市)跑马圈地,到2010年底跃居第一。王兴说:“因为美团做的是本地化的电子商务,这需要大环境,这方面很多前辈,包括阿里巴巴,让大家接受电子商务和网络支付,再加上社交媒体使信息传播流动变得更容易。这两方面一结合,让美团的模式变得可行。”

因为“团购”的壁垒不高、利润又吸引人,团购网站风起云涌,到2011年8月,团购网站高峰时有5058家,号称“千团大战”。2011年在其他团购网大肆烧钱做实体广告的时候,美团选择了扫荡成本相对低的线上流量,“高效率花钱”。竞争之下,友商疯狂挖人,美团面临团队不稳。王兴打“飞的”四地安抚,连夜奔波。王兴说:“当时的压力很大,连轴转,对于未来就是未知”。2012年年初美团结合移动定位的发展,针对周边生活需求,首先开启一日多团的模式,一改过去Groupon的做法,通过强势地推,市场占有率快速上升。2013年之后美团开始关注团队升级和垂直品类的深度化。

2011年,王兴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加速的”,并预见了千团购行业洗牌的裂变聚合过程。竞速是美团在上半场最主要的生存法则。按照王兴的话说,“就是猛抓用户、猛接商户。”由速度而获取规模,由规模而获得安全,以及持续融资能力,这才是战略的重心。这个阶段,王兴在管理上主要是抓指标、抓数据、抓地推,并挖来了干嘉伟等众多干将。在成立不足5年里,团购行业完成了“千团大战”到美团、大众点评、百度糯米三家寡头垄断的相对稳定市场格局的过程。

王兴说,美团很多时候技术是决定性的,所有战争始终不变的是拼信息。有时你比对手早一点知道,差别就非常大。在一段时间内,王兴的管理重心在多条业务线的协同上。美团点评合并之前,美团在外卖、酒店、电影等垂直领域都遭遇了激烈阻击,而要建立竞争壁垒,就必须不断向各个产业的上游延伸。

下半场,“美好商业”

“很多事情都在于你如何定义边界”

TMD组合的三位创始人在一起

(左起:美团王兴、今日头条张一鸣、滴滴程维)


2016年7月,在王兴的讲话中,他将战略管理的核心从竞速转向了竞技,理由是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模式:智能手机和网民的增长都在放缓,未来考验的是真功夫,“能不能精耕细作,把原有的用户服务得更好,通过每个用户创造更多价值。”在增长模式和思维模式的变化表现为,过去靠获取更多的用户和商户增长,未来要靠服务和连接的深度增长。

把王兴的两次讲话联系起来,发现他在思考“边界”这个问题。2011年,他说:很多事情在于你如何定义边界。2017年7月,他对财经记者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成万有引力,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它会产生引力,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差别就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王兴对自己定义的互联网“下半场”,提出“上天”、“入地”、“全球化”的应对策略,可见他已更多地从商业的本质甚至是人类的本质来思考问题,而不是拘泥于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新经济100人创始人李志刚先生说:我认为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中,王兴的战略前瞻性至少是前三。短短几年时间,美团点评从团购,到O2O生活服务,再到产业互联网或互联网+,模式加速进化。美团最初是做相对宽泛的团购业务,2012年开始构筑“T型”战略平台,横线发展团购,纵线发展电影票、酒店、KTV等垂直业务,后来分别成立了外卖配送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猫眼电影子公司。

王兴非常喜欢甘地的名言

Be the change that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欲变世界,先变其身

《越狱》主角Michael Scofield的墓志铭就用这句名言


从最近美团点评的动作来看,王兴早已阔步部署平台化组织,“既往不恋、纵情向前”地连接产业链的深处,美团点评逐渐廓清和确立了产业互联网的演进路径。美团的猫眼电影从在线购票的一个垂直品类,到独立的媒体平台公司,到分拆引入战略投资者,从最基础的购票导流,不断向产业链上游跃迁,成为率先进入下半场的美团点评系公司。今年7月,美团点评原有的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三个事业群被合并到全新的“餐饮平台”。王兴要求,把餐饮业务做深做透,从营销、配送、IT系统、供应链、金融等多角度全方位服务餐饮行业。

如此一来,餐饮平台将和综合(餐饮之外的本地生活服务)、酒旅成为美团点评业务的三架马车。

据公开资料显示,美团所属的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自 2010 年建立后到2017年上半年,总共完成了 6 轮融资加1次战略投资,已知融资金额超过43亿。2017年美团点评在外卖领域的市场份额为 56%,每个业务经营的状况都很好,且有200亿的现金。来自《财经》的数据显示,美团点评在2016年全年交易额为2400亿,同比增长50%,预计2017年交易额达到3600亿。

2017年10月,拿到新一轮40亿美元的融资后,美团点评在全球未上市科技公司(独角兽)估值排名中上升至全球第五位、中国第三位,仅次于滴滴出行和小米。这么多资金,用来做什么呢?

王兴给美团提出的企业使命是“Eat Better,  Live Better”(吃得更好,活得更好),即“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愿望”,一语道破了中国消费升级中的“美好商业”之机遇。“美好”两个字,已经预示了有大量事情可做,就拿外卖来说,更广阔的商务连接、隐私保护、大数据、人工智能、环境保护、美好食物、骑手心理养护……这位勤奋创业的CEO从小就深信科技改变世界,他内心渴望理解事物的本质,探究未来可能实现的方向,并转变成现实,让未来变得更美好——从他多年的经历来看,这确确实实是他内心的驱动力。

韩江论坛

深耕细作 顺势而为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韩江论坛 

■ 转载文章必须联系授权 

■ 微信号:hjforum


~~~~~~~~~~~~~~~~~~~~~~~~~~~~~~~~~~~~~~~~

这里写的是客家名人,看的却是全世界





Copyright © 企业团建网@2017